我喜欢追问

我喜欢追问


——我的教学研究感悟


孙双金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追问,用老百姓的话说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用爱因斯坦的话说“保存一颗神圣的好奇心”,用著名小品演员蔡明的俏皮话就是喜欢问“为什么呢”。我看到有的小朋友刚上一年级就会认许多汉字,就会问:他是怎么认识这么多字的呢?他认字的过程快乐吗?孩子提前认字价值究竟是什么呢?再过5年或10年他提前识字的优势还有吗?……我看到现今中国小学语文课堂千人一面,心里就会犯嘀咕:为什么会千人一面,千课一面呢?是中国语文教师缺乏创新力吗?还是我们的指挥棒指错了方向?如果方向错了,那正确的方向在哪里呢?……你看,我这个人就会这样瞎琢磨。就是这样的瞎琢磨,让我养成了爱思考的习惯,不喜欢人云亦云,不喜欢随波逐流,不喜欢赶时髦,喜欢追问真相,喜欢追问规律,喜欢追问本质。我庆幸自己的“坏习惯”,因为它让我走上探求之道,走上了研究之路,让我保持自己独立的思想。今天,我把自己从教学研究31年的体会与君分享,以期得到大家的指教。


一、语言习得的规律究竟是什么?


   我是语文特级教师,研究语文教学已有31年之久,但越研究,我心中的问题越多,困惑越多。语文教育的老前辈,我家乡的名人吕叔湘先生早就感慨语文教学“少慢差费”,直到今天,语文教学仍是被全社会诟病最多的一门学科。为什么几十年来语文教学一直少慢差费呢?几十年来我国语文教学一直沿着叶圣陶文选式课本学习的思路走下来的,一篇篇地教,从审题、到分段、到理解、到分析,走的是课文分析的老路。每当听到老师在讲台上条分缕析地肢解文本,我心里的小嘀咕又会响起来:学语文就这样学吗?这篇文章被你分析懂了,那另一篇新文章呢?学生的语文素养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语文的本质特征是工具还是人文呢?个人的语言能力是怎样习得的呢?……


说到语言习得,我一直在琢磨,它不外乎三条规律:


一、语言模仿。婴儿呀呀学语,靠得是什么?模仿!“妈妈”成千上百次的模仿终于让小宝贝也能喊出一声“妈妈”。语言模仿的一般规律是从单音节词开始,然后向双音节和多音节发展。句子是从短句向长句发展。婴幼儿学会说:“我饿”简单句子后,慢慢学会“我饿了,要吃饭”这样比较复杂的句子。模仿,让孩子走上了学习语言的康庄大道。如果说口语是模仿,那么上学校后学习书面语言仍然是从模仿开始。我们课文中选择文质兼美,规则典范的名家名篇,就是给孩子提供模仿借鉴的范式。任何的学习都始于模仿,语言学习也不能例外。所以在大讲创新能力的今天,丝毫都不要羞谈模仿,因为模仿是创新的父亲,没有模仿就没有创新。


二、语言积累。语言是需要积累的,所谓积沙成塔,所谓日积月累。语言积累什么呢?要积累词汇,词汇丰盈方能表达丰富多彩的世界,否则词汇贫乏,词不达意,单调枯燥。要积累经典诗文,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诌”,肚子里的经典诗文多了,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名言诗文,信手拈来,才华横溢。反观今天的语文教育,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经典诗文背诵太少,尤其是中国历史上公认的名家诗篇背诵量太少。因为太少,所以“书到用时方恨少”,腹中空空怎么能让自己妙笔生花呢?


三、语言运用。语言是工具,工具就是要常常使用方能得心应手。语言运用包含两个方面,一则叫口头交际,一则叫书面交流。口头交际就是要多说话。说得准确,让人一听就知道;说得清楚,让人一听就明白;说得生动,让人听了还想听。书面交流就是多练笔,多写作,好文章是写出来的。熟方能生巧,熟方能生妙,熟方能出彩。当然也不能埋头死写,要善于向名家学习,学习他们的语言形式,学习他们的表现手法,学习他们的语言风格。在反复学习、反复运用的过程中逐渐形成自己的语言特色和风格。


二、好课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韩愈先生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主阵地在课堂。各学科都会探讨自己的好课标准,那么语文课的好课标准是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陪伴了我30多年。


上世纪80年代,我写过一篇文章,叫《我的好课观》,谈了“十六字”好课观,即“书声琅琅,议论纷纷,高潮迭起,写写练练。”书声琅琅,针对课堂上讲风太盛,读书太少而提,古人讲“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议论纷纷,针对课堂教师一人独霸而提,要让学生做课堂的主人,让他们充分表达所思、所悟、所感、所惑。高潮迭起,针对课堂平淡乏味,没有思维挑战而提,我认为好课应充满紧张的智力生活,智力挑战,课似看山不喜平,好课应波浪起伏、高潮迭起。写写练练是针对课内练习缺乏时间而提,讲练结合、讲讲练练,课堂方才张弛有度,动静搭配。


进入21世纪,基于生命关照理论,如何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活力,我又提出了“四小课堂”的好课观,即好课要上得学生“小脸通红,小眼发光,小手直举,小嘴常开。”小脸通红,说明学生情绪被调动了,兴趣盎然,兴致勃勃。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啊,只有积极的情感参与认知过程,这样的认知才会持久高效。小眼发光,说明学生思维的火花点燃了,思维的大门开启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啊,小眼发光,发的是思维之光,是智慧之光。小手直举,小嘴常开,说明学生全身心参与教学过程,他们是学习的主体,他们能充分地表达、交流、争辩,畅想。


应《小学语文通讯》杂志之约,我又写过《好课像登山》的文章。这是有感于课改后好多老师把语文课上成了“放羊课”,还美其名曰“自主课”。“登山理论”强调的发展观,课堂教学是促进学生的发展,促进知、情、意、行的全面发展。上山强调的是身体流汗,上课强调的是大脑流汗。


记得有一次在南京语文优秀青年教师培训会上,我曾问老师们,如果用“好课像……”作比方,你认为好课像什么?令人欣喜的是老师讲出了许多精彩的观点。有的说好课像看电影,有的说好课像旅游,有的说好课像下棋,有的说好课像盖房,有的说好课像品酒……真是妙言连珠,美不胜收啊!


好课观可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站的角度不同提出的观点也是不同,但这样的探讨和追问总会让我们逼近教学的规律和真谛。


三、他为什么成长的这么快呢?


作为校长,不仅需要研究学科教学,研究课堂教学,更要研究教师队伍,教师发展。其实,教育学就是人学,教育就是研究人的成长和发展的学问。我始终把教师发展放在校长研究的首先位置,因为我深知国与国的竞争,校与校的竞争其实就是人才的竞争,谁拥有了学科教学人才,谁就拥有了学科教学的制高点和发言权。


张齐华老师是我校优秀数学青年教师,他两次在全国数学大赛获一等奖,他的课迷倒无数的小学数学老师,有无数的粉丝崇拜他,被网上称为“数学王子”。张齐华老师年纪轻轻,为什么就取得这么骄人的成绩,得到这么好的发展?“张齐华现象”自然进了我的视野,我又开始瞎琢磨了:他的家庭背景如何?早期教育怎样?他的教育经历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他的教育成长期短平快?他阅读哪些书籍?思维有什么特点?仅仅琢磨是不够的,我多次和张齐华聊天,和他聊人生,聊追求,聊读书,聊教学。我还多次走进他的课堂听他的数学教学,感受他的数学文化、教学智慧。随着了解的深入,迷逐渐被揭开了:张齐华天资聪慧,敏而好学,他爱读书,博览群书,博采众长。他是数学老师,可他读的人文类、文学类、哲学类书籍比语老师还要多,他历数当今教育界的语文名师比相当多的语文教师还清楚。这正应了我的理论:好教师要文理兼通,既要有感性的人文思维,也要有理性的科学思维。因为他有较深厚的人文素养,所以他才能提出“数学文化”的教学主张。


“张齐华现象”对我领导教师队伍带来诸多启发。引导教师读书成为学校教师专业成长的主旋律,我给教师开书单:第一是专业类书,第二是文学类书,第三是心理学类书,第四是美学类书,第五是哲学类书,第六是兴趣类书。我曾在《人民教育》刊发一篇文章《成功,就是比别人多读一本书》。读书之外,我还引导教师学会思考,善思考首先要善于发现问题,因为问题是思考之源,是研究之母。所谓教学研究就是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做研究式教师是我对全体教师的倡导和要求。研究的成果环节是撰写研究文章,表达研究过程和收获。如果说思考使人深刻,那写作使人缜密,使人升华。


令人欣慰的北小教师队伍近几年来取得显著的进步,读书成了风尚,写作逐步成为习惯。名校之谓非大楼之谓,乃大师之谓也。读书、思考、研究、写作的学校文化氛围,让我看到了北小作为名校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后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