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不求甚解”

再谈“不求甚解”


 



“不求甚解”,出自陶渊明《五先生传》:“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好读书,不求甚解”是多么令人神往的读书境界。不求甚解,但求会意,读者与作者心领神会,心有灵犀一点通,那样的境界是多么的美妙啊!


可不知哪一年,哪一天,哪位书生曲解了陶公,以为“不求甚解”是一种要不得的读书方法,认为“不求甚解”是囫囵吞枣,浅尝辄止。果真如此吗?我们试作一辩。


甚,是过分,过度的意思。甚解,就是过度的理解。不求甚解,就是不追求过分,过度的理解。孔子曰:“过犹不及”;哲学上讲究“度”,真理再向前一步就是谬误;中国传统文化讲究“中庸之道”,何为“中庸之道”?就是不偏执,不过分,遵循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读书要求解,但不能求甚解。求甚解,就是真理再往前走一步;求甚解,就是越过了哲学上的度;求甚解,就是偏离中庸之道,过犹不及。


求甚解,它超越了什么度呢?


它超越了儿童的认知程度。儿童刚刚步入学校,求知的旅程刚刚开始,万里长征只迈出了第一步。知识的体系刚刚建构,人生的经验才开始积累。在人生的起步期,他们何需求甚解,怎么能够求甚解呢?


它超越了儿童的思维程度。儿童期的思维是从动作思维迈向形象思维。他们的大脑尚处浑沌期,心智未开,懵懵懂懂,他们的理性思维,抽象思维尚未萌芽。在这样的“浑沌期”对他们大谈什么微言大义,深度解读,是不是看错了对象,搞错了“季节”?虽不能说“对牛弹琴”,但起码可说是“自作多情”。


求甚解,它偏离了什么规律呢?


它偏离了语文学习的规律。语文学习的规律是什么?吕叔湘先生认为:“语文学习,三分得益于老师的教,七分得益于自己的学。”鲁迅先生认为,学好语文没有什么诀窍,四个字:多读多写。周国平先生在《假如我是语文教师》一文中说,假如我是语文教师,我只做两件事,就是让学生大量地课外阅读,养成每天写日记的习惯。诗圣杜甫认为“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语文学习不是靠质取胜,而是靠量取胜,厚积薄发,日积月累,聚沙成塔,量变发生质变。没有大量的阅读积淀,没有丰富的生活积累,没有长年累月的写作实践,仅凭语文书上有限的文章在那里求甚解,明大义,要想提高语文水平,那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它偏离了小学语文教学的规律。小学语文教学的规律是什么?就是遵循儿童的年龄心理特点,遵循语言学习的规律,激发儿童的学习兴趣,让儿童亲近语言,大量阅读,重视积累,喜爱表达。为什么儿童第一次拿到语文书阅读起来兴致勃勃,乐此不疲,而当老师讲解课文时却变得兴致寡然,味同嚼蜡呢?因为老师自以为是的讲解和分析倒了学生的胃口,败了学生的兴致。如果让学生在课堂上只求适解,不求甚解,广泛阅读,大量积累,那一定会得到学生的欢迎,收到理想的效果。


好读书,不求甚解,只求适解,这是语文学习的规律,这也是小学语文教学的规律。让我们的语文教师,语文教学走上这条充满阳光,充满鲜花,充满快乐的阳关大道吧!


 

不求甚解”新说

“不求甚解”新说


 



“不求甚解”,在语文界一直抬不起头来,灰头土脸的。


追溯它的历史,原来现代语文教育泰斗叶圣陶先生曾专门撰文批驳:“陶不求甚解,疏狂不可循。甚解岂难致?潜心会本文。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与亲。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惟文同彼此,譬如梁与津。”


我一走上语文教学的道路,就熟读叶老的《语文教学二十韵》,并把它奉若圣旨,虔诚地实践,在语文教学中引导小学生“求甚解”,明大义。可是20多年来发现,这条道路并不是越走越宽阔,相反越走越艰难,学生语文素养并没有得到明显提升。为什么呢?这不得不引发我的深思。


思考一:语言习得的规律是什么呢?语言是在理解中习得的还是在大量的语言实践中习得的呢?语文课整天让学生颠过来倒过去地求理解、求甚解,真的有利于学生语言习得吗?多少语文界的大家在谈自己语文修素时没有一人说是靠老师讲解得来的,而是异口同声说是通过大量的阅读写作实践获得的。看来“求甚解”并不是语言习得的真正规律。语言学习的规律应是大量的阅读写作实践,日积月累,聚沙成塔,量变发生质变。语文学习不是“举一反三”,应是“举三反一”。


思考之二:小学生的心智特点是什么?现代心理学研究,13岁之前的儿童处于懵懂期,浑沌期,心智未开,理性思维尚未盟芽,他们的认知积累,人生经验刚刚开始。请问,对这样的蒙童大谈什么“求甚解”是不是搞错了对象?弄错了“季节”?凭儿童的心智特点能“求甚解”吗?对这样的儿童有必要“求甚解”吗?我猜度,叶老《语文教学二十韵》,不适合小学语文教学,它切合的是中学乃至大学语文教学。我们小学语文教师可别“自作多情”啊!


思考之三:小学阅读教学走出“求甚解”的围城该走向何方?近百年来,我们白话文教学都是这么教的,现在不这样教了,我们该怎么教呢?小学语文教师变得茫然了。白话,白话,就是通俗的大白话,书面文字和口头语言已没有鸿沟,明白如话。面对这样的白话文,学生一读即懂,根本没有必要去“求甚解”了。那么,小学阅读教学走出理解的怪圈走向哪儿呢?我认为应走向欣赏,欣赏作者的表达技巧,欣赏作者的布局谋篇,欣赏作者的语言风格,欣赏作者的遣词造句。走向欣赏就是走向语言;走向欣赏就是走向表达;走向欣赏就是走向读写融合;走向欣赏就是走向真正的语文学习!


不求甚解,原来是白话文无需求甚解。


不求甚解,原来是儿童期不能求甚解。


不求甚解,原来是小学阅读教学不该求甚解。


不求甚解,但求甚多,大量读写,这才是语文教学的真正规律。陶公“好读书,不求甚解”乃语文学习之真境、化境。我们误解陶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