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续)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续)


彭荣辉:“当一个人诚心诚意去干一件事情的时候,连上帝也会为他让路。”这句在西方很是流行的谚语,孙校用亲身经历做了最好的诠释。此外,结合前面您之所说,我还似乎读到了一个青年教师实现专业成长、成就专业梦想的生命密码:1、同伴互助:借助所在群体中的优势力量来丰富自我;2、专家引领:利用阅读名师名家的专著方式来发展自我;3、自我历练:通过不断实践不断反思不断改进的途径提升自我。想想自己,这许多年来也似乎是这样一路走来。所不同的是,心浮气躁时候居多,所以诸多事虽都有坚持,但多浅尝辄止,而不像孙校将每一次努力都落到实处,功到自然成,从而最终结成硕果。自此,须向孙校看齐,静心,潜修,致力从细微处入手,一步一个脚印。


孙双金老师总结得好。其实,追求是无止境的。记得于永正老师曾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小孙啊,特级教师也是分层次的,有一般特级教师,有著名特级教师。你想做什么样的特级教师呢?”老师的话,又给我提出了新的追求、新的梦想。我知道,梦想就像地平线,他在远处召唤着我。我也知道,人生的幸福不在于追求的结果,而在追求的过程当中。我珍惜追寻梦想的过程,我也享受这幸福的追梦旅程。


彭荣辉:很欣赏您前面所说的话,人这辈子只为两件事而来:一做梦,二圆梦。您刚才的话,让我想起新西兰那位名叫希拉里的登山爱好者,他一辈子的事业就是登山。有人迷惑不解地问他:“你为什么登山?”希拉里风趣地回答:“因为山在那里。”套用这句话,似乎可以解释孙校这若干年来的成长历程,因为“梦在那里”。可说到梦,年轻人总是梦想一夜成名。现在媒体宣传的,也多是“快男快女”比较多。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有一夜成名的先例么?


孙双金老师,你的问题提得很好。现代媒体尤为普及,它们包装了许多的“快男快女”,包装出许多一夜成名的所谓明星。我个人认为,一夜成名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极为少见的。也可以说,在一夜成名的背后,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不过我们没有看到罢了。正像冰心老人说的,我们惊诧于花朵的鲜艳,却不知道鲜艳的背后浸透了他们奋斗的泪水和汗水。


彭荣辉:您说的是。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耕耘,哪有收获?年轻人误读,甚至痴迷于“一夜成名”,与媒体过度宣传明星光鲜一面而少报道其成长心路相关。其实,路人皆知,这世上哪有平坦的路可走。回到追梦的话题,孙校,您在追梦的过程中遭遇到什么困难么?您又是怎么战胜困难、抵达梦想的彼岸的?


孙双金:要讲我在追梦中遇到的困难,那说也说不完。印象比较深的是,走上岗位的第一次公开教学试教的情景:那天,全体教师坐在教室里,听我在讲台上空试教。试教完毕,下面的老师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有的说,教师的语言缺乏激情,太平淡;有的说,教学设计缺乏亮点,太沉闷;有的说,教师的问题缺乏启发性,太一般……当时的我,站在讲台上,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一团乱麻,后背上的汗水浸湿了衬衣。这就是我第一次试教的真实场景。它给我的刺激太深了。优秀教师应该有高超的语言艺术,应该有充沛的教育激情,应该有精巧的教学设计,这些我都差得很远很远。从此以后,每天清晨校园里第一个起身的是我,迎着朝霞练习朗诵的是我,晚上睡得最迟的是我,在宿舍里跟着陈旧录音磁带练习课文诵读的也是我。出生在吴方言区域的我,学习普通话困难很多,平、翘舌音不分,前、后鼻音不分,鼻、边音不分,为了练好普通话,我天天跟着新闻联播的播音员学习,从现代汉语中寻找普通话发音的规律。例如,由“真理”的“真”组成的字,都读前鼻音;由“正确”的“正”组成的字,都读后鼻音。我也曾下过死功夫,背《新华字典》,背《现代汉语词典》。所以,我近期看中央电视台“初中生汉字书写大赛”,又让我回想起年轻时背诵字典那一段美好时光。有志者事竟成。经过自己锲而不舍的追求,我的普通话、诵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先后参加丹阳市、镇江市的演讲比赛,都获得优异的成绩。1993年,我率领我们学校青年教师团队,作为江苏省几千所学校的唯一代表,在江苏电视台举办的第九个教师节的庆祝晚会上,和电视台的专业主持人共同主持了这台晚会,展示了我校青年教师过硬基本功的风采。


   一个人在追梦过程中,一定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限于篇幅,我不能展开。但是,只要有梦想在,只要有追求的动力在,你就一定能够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达到自己梦想的彼岸。正如刘欢《从头再来》中所唱的“心若在,梦就在”。只要有梦想,只要有努力,你的人生一定会无比的精彩。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


孙双金彭荣辉


彭荣辉:孙校长,您的人生梦想是什么?您不同阶段的梦想有怎样的变化?


孙双金: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梦想。有人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只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做梦;第二件事,是圆梦。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大地哺育了我的生命。作为一个农村娃,他的生活空间是有限的。他接触到的杰出人物是十分有限的。在学生时代,我认为,了不起的人物就是我们的老师。所以,成为一名教师,就成了一个农村少年心中的梦想。有一首歌叫《长大后就成了你》,真的长大了,我考取了师范学校,走上了教师工作岗位,踏上了人生梦想之旅。


彭荣辉:说到这个,真是巧了。我也是个农村娃,受我小学启老师的影响,儿时也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像他那样的老师。有趣的是,之后也一直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结果和您一样,最终走上了三尺讲台,并且一坚持就是十七年,直至此时此刻我坐在您的面前。这样看,有时候梦想与理想真的只是一步之遥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坚持”或是“执著”两个字。


孙双金:很欣慰,我们生活轨迹不同,却最终走到了一起。其实,说到梦想,人在不同阶段是有不同追求的。刚分到丹阳师范附属小学,我的梦想就是在附小站稳脚跟。我是文革后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批师范毕业生。和我们同年调入附小的,还有一批文革前的师范毕业生。他们专业素养扎实,教学经验丰富。可以说,都是各个学科的教学骨干。在这强手如林的群体当中,怎么立足,并尽快赢到大家认可,成了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首先,我向身边的优秀教师学习。陈宏发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王冰峰老师美术字写得极其工整,我心中十分羡慕。于是,我在自己办公室的黑板上开辟出一块练字栏,每天写一首古诗。写完就请老师、老师点评我的字,从间架结构到笔画笔顺。这样坚持了三四年的时间,因为两位老师的悉心指点和帮助,我的粉笔书写有了很大长进。陈茹芳老师班队工作经验丰富,深受学生喜爱、同事好评。于是,我就向陈老师讨教。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我班五个活动参加全国少先队“创造杯”活动竞赛,全部获得最佳奖和优秀奖。俗话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附小的群体当中,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长处,李老师朗诵好,我跟李老师学朗诵;张老师课上的好,我跟张老师学上课;刘老师画画得好,我跟刘老师学画画……当时的我,就像一只永不疲倦的小蜜蜂,采百花之蜜,丰富自己,充实自己,提升自己。不到两三年的功夫,我在附小就完全站稳了脚跟。之后,我成了学校公开教学的专业户。


彭荣辉:分享了孙校初上讲台的成功历程,感触较深的是: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怕只怕,我们常常熟视无睹。正因为此,才有“墙内开花墙外香”“外面的菩萨好念经”之说。殊不知,如果有心,我们甚至可以从身边的每一个人身上学到东西。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先生说:我们的生活,不是缺乏美,而是缺少发现。孔子又云:“善学者,假人之长以补其短。”一个善于发现的人,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总是格外擅长借别人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感谢孙校慷慨,您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孙双金老师谦虚了。人的社会性决定,不论个体是否喜好,人都是发展的人。我也不例外。站稳脚跟之后,我又萌生第二个梦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为了这个梦想,我把课堂当成自己的主阵地。为了提高自己的课堂教学技能,我买来了于永正、贾志敏、张平南等名师的优秀案例书籍,一堂课一堂课地研究,一个一个环节地琢磨。受老师等名师的影响,我开始对自己的课堂开始微格研究,譬如怎么开篇,怎么提问,怎么步步推进,怎么结课,怎么板书,等等。于是,我的一堂堂优秀课就产生了。1988年,我参加学校、丹阳、镇江、江苏省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拔得头筹。1989年,又代表江苏省参加全国首届中青年教师阅读教学大赛,获一等奖的好成绩。


   大赛归来,同事开玩笑地对我说:“孙老师,你获得全国比赛一等奖了,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可是,我的另一个梦想又萌发了:做一名语文特级教师。于是,我一头又扎进了语文教育的书海中。印象最深的是,朱作仁教授《小学语文教学法原理》中关于课堂教育艺术的章节,我曾反复研读不下五遍。李吉林老师《情境教学理论与实践》这本专著,我也曾细细地品读,从中汲取了丰富的教学理念和教学实践的营养。魏书生老师的教学专著、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叶圣陶老师的文集,都成了我案头重点研读的书籍。走近大师,品读大师,极大地提升了我的理论素养、文化视野。在与大师的对话中,我懂得了什么叫“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什么叫“爱满天下”,什么叫“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天道酬勤,自己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语文特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