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续)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续)


彭荣辉:“当一个人诚心诚意去干一件事情的时候,连上帝也会为他让路。”这句在西方很是流行的谚语,孙校用亲身经历做了最好的诠释。此外,结合前面您之所说,我还似乎读到了一个青年教师实现专业成长、成就专业梦想的生命密码:1、同伴互助:借助所在群体中的优势力量来丰富自我;2、专家引领:利用阅读名师名家的专著方式来发展自我;3、自我历练:通过不断实践不断反思不断改进的途径提升自我。想想自己,这许多年来也似乎是这样一路走来。所不同的是,心浮气躁时候居多,所以诸多事虽都有坚持,但多浅尝辄止,而不像孙校将每一次努力都落到实处,功到自然成,从而最终结成硕果。自此,须向孙校看齐,静心,潜修,致力从细微处入手,一步一个脚印。


孙双金老师总结得好。其实,追求是无止境的。记得于永正老师曾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小孙啊,特级教师也是分层次的,有一般特级教师,有著名特级教师。你想做什么样的特级教师呢?”老师的话,又给我提出了新的追求、新的梦想。我知道,梦想就像地平线,他在远处召唤着我。我也知道,人生的幸福不在于追求的结果,而在追求的过程当中。我珍惜追寻梦想的过程,我也享受这幸福的追梦旅程。


彭荣辉:很欣赏您前面所说的话,人这辈子只为两件事而来:一做梦,二圆梦。您刚才的话,让我想起新西兰那位名叫希拉里的登山爱好者,他一辈子的事业就是登山。有人迷惑不解地问他:“你为什么登山?”希拉里风趣地回答:“因为山在那里。”套用这句话,似乎可以解释孙校这若干年来的成长历程,因为“梦在那里”。可说到梦,年轻人总是梦想一夜成名。现在媒体宣传的,也多是“快男快女”比较多。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有一夜成名的先例么?


孙双金老师,你的问题提得很好。现代媒体尤为普及,它们包装了许多的“快男快女”,包装出许多一夜成名的所谓明星。我个人认为,一夜成名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极为少见的。也可以说,在一夜成名的背后,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不过我们没有看到罢了。正像冰心老人说的,我们惊诧于花朵的鲜艳,却不知道鲜艳的背后浸透了他们奋斗的泪水和汗水。


彭荣辉:您说的是。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耕耘,哪有收获?年轻人误读,甚至痴迷于“一夜成名”,与媒体过度宣传明星光鲜一面而少报道其成长心路相关。其实,路人皆知,这世上哪有平坦的路可走。回到追梦的话题,孙校,您在追梦的过程中遭遇到什么困难么?您又是怎么战胜困难、抵达梦想的彼岸的?


孙双金:要讲我在追梦中遇到的困难,那说也说不完。印象比较深的是,走上岗位的第一次公开教学试教的情景:那天,全体教师坐在教室里,听我在讲台上空试教。试教完毕,下面的老师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有的说,教师的语言缺乏激情,太平淡;有的说,教学设计缺乏亮点,太沉闷;有的说,教师的问题缺乏启发性,太一般……当时的我,站在讲台上,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一团乱麻,后背上的汗水浸湿了衬衣。这就是我第一次试教的真实场景。它给我的刺激太深了。优秀教师应该有高超的语言艺术,应该有充沛的教育激情,应该有精巧的教学设计,这些我都差得很远很远。从此以后,每天清晨校园里第一个起身的是我,迎着朝霞练习朗诵的是我,晚上睡得最迟的是我,在宿舍里跟着陈旧录音磁带练习课文诵读的也是我。出生在吴方言区域的我,学习普通话困难很多,平、翘舌音不分,前、后鼻音不分,鼻、边音不分,为了练好普通话,我天天跟着新闻联播的播音员学习,从现代汉语中寻找普通话发音的规律。例如,由“真理”的“真”组成的字,都读前鼻音;由“正确”的“正”组成的字,都读后鼻音。我也曾下过死功夫,背《新华字典》,背《现代汉语词典》。所以,我近期看中央电视台“初中生汉字书写大赛”,又让我回想起年轻时背诵字典那一段美好时光。有志者事竟成。经过自己锲而不舍的追求,我的普通话、诵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先后参加丹阳市、镇江市的演讲比赛,都获得优异的成绩。1993年,我率领我们学校青年教师团队,作为江苏省几千所学校的唯一代表,在江苏电视台举办的第九个教师节的庆祝晚会上,和电视台的专业主持人共同主持了这台晚会,展示了我校青年教师过硬基本功的风采。


   一个人在追梦过程中,一定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限于篇幅,我不能展开。但是,只要有梦想在,只要有追求的动力在,你就一定能够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达到自己梦想的彼岸。正如刘欢《从头再来》中所唱的“心若在,梦就在”。只要有梦想,只要有努力,你的人生一定会无比的精彩。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

和青年教师对话梦想人生


孙双金彭荣辉


彭荣辉:孙校长,您的人生梦想是什么?您不同阶段的梦想有怎样的变化?


孙双金: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梦想。有人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只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做梦;第二件事,是圆梦。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大地哺育了我的生命。作为一个农村娃,他的生活空间是有限的。他接触到的杰出人物是十分有限的。在学生时代,我认为,了不起的人物就是我们的老师。所以,成为一名教师,就成了一个农村少年心中的梦想。有一首歌叫《长大后就成了你》,真的长大了,我考取了师范学校,走上了教师工作岗位,踏上了人生梦想之旅。


彭荣辉:说到这个,真是巧了。我也是个农村娃,受我小学启老师的影响,儿时也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像他那样的老师。有趣的是,之后也一直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结果和您一样,最终走上了三尺讲台,并且一坚持就是十七年,直至此时此刻我坐在您的面前。这样看,有时候梦想与理想真的只是一步之遥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坚持”或是“执著”两个字。


孙双金:很欣慰,我们生活轨迹不同,却最终走到了一起。其实,说到梦想,人在不同阶段是有不同追求的。刚分到丹阳师范附属小学,我的梦想就是在附小站稳脚跟。我是文革后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批师范毕业生。和我们同年调入附小的,还有一批文革前的师范毕业生。他们专业素养扎实,教学经验丰富。可以说,都是各个学科的教学骨干。在这强手如林的群体当中,怎么立足,并尽快赢到大家认可,成了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首先,我向身边的优秀教师学习。陈宏发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王冰峰老师美术字写得极其工整,我心中十分羡慕。于是,我在自己办公室的黑板上开辟出一块练字栏,每天写一首古诗。写完就请老师、老师点评我的字,从间架结构到笔画笔顺。这样坚持了三四年的时间,因为两位老师的悉心指点和帮助,我的粉笔书写有了很大长进。陈茹芳老师班队工作经验丰富,深受学生喜爱、同事好评。于是,我就向陈老师讨教。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我班五个活动参加全国少先队“创造杯”活动竞赛,全部获得最佳奖和优秀奖。俗话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附小的群体当中,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长处,李老师朗诵好,我跟李老师学朗诵;张老师课上的好,我跟张老师学上课;刘老师画画得好,我跟刘老师学画画……当时的我,就像一只永不疲倦的小蜜蜂,采百花之蜜,丰富自己,充实自己,提升自己。不到两三年的功夫,我在附小就完全站稳了脚跟。之后,我成了学校公开教学的专业户。


彭荣辉:分享了孙校初上讲台的成功历程,感触较深的是: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怕只怕,我们常常熟视无睹。正因为此,才有“墙内开花墙外香”“外面的菩萨好念经”之说。殊不知,如果有心,我们甚至可以从身边的每一个人身上学到东西。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先生说:我们的生活,不是缺乏美,而是缺少发现。孔子又云:“善学者,假人之长以补其短。”一个善于发现的人,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总是格外擅长借别人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感谢孙校慷慨,您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孙双金老师谦虚了。人的社会性决定,不论个体是否喜好,人都是发展的人。我也不例外。站稳脚跟之后,我又萌生第二个梦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为了这个梦想,我把课堂当成自己的主阵地。为了提高自己的课堂教学技能,我买来了于永正、贾志敏、张平南等名师的优秀案例书籍,一堂课一堂课地研究,一个一个环节地琢磨。受老师等名师的影响,我开始对自己的课堂开始微格研究,譬如怎么开篇,怎么提问,怎么步步推进,怎么结课,怎么板书,等等。于是,我的一堂堂优秀课就产生了。1988年,我参加学校、丹阳、镇江、江苏省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拔得头筹。1989年,又代表江苏省参加全国首届中青年教师阅读教学大赛,获一等奖的好成绩。


   大赛归来,同事开玩笑地对我说:“孙老师,你获得全国比赛一等奖了,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可是,我的另一个梦想又萌发了:做一名语文特级教师。于是,我一头又扎进了语文教育的书海中。印象最深的是,朱作仁教授《小学语文教学法原理》中关于课堂教育艺术的章节,我曾反复研读不下五遍。李吉林老师《情境教学理论与实践》这本专著,我也曾细细地品读,从中汲取了丰富的教学理念和教学实践的营养。魏书生老师的教学专著、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叶圣陶老师的文集,都成了我案头重点研读的书籍。走近大师,品读大师,极大地提升了我的理论素养、文化视野。在与大师的对话中,我懂得了什么叫“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什么叫“爱满天下”,什么叫“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天道酬勤,自己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语文特级教师。

办一所我们的“魔法学校”

办一所我们的“魔法学校”


孙双金


魔法,是孩子们人人向往的东西。它充满了神秘,充满了奇妙。


儿童是天生的幻想家,天性中蕴藏着无穷的想象力,小脑袋瓜中有数不尽的奇思妙想。


办一所“魔法学校”,正顺应了儿童的天性,顺应了教育的规律。当然,我们的“魔法学校”并不是真正的魔法学校。我们追求的“魔法”是让儿童每天生活在惊喜之中,充分开启想象力和创造力,让他们每天都有“黎明的感觉”,幸福的享受。


让课堂充满“魔力”。儿童一天在学校大部分时间在课堂中度过,课堂的惊喜度就决定了学校的惊喜度。我们要求教师创造“魔力课堂”,主要从以下着手:


学生带着问题进出课堂。问题是惊喜的母亲,问题是智慧的起源,问题是思维的动力,问题是想象的翅膀。俗话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好的问题能把全班学生的思想激活。我们要求教师备课重点备好问题,学生预习重点发现问题,让每一位学生带着问题走进课堂。在课堂上自由地发问、自由地交锋,在碰撞中产生智慧的火花。课堂结束不代表问题和思考的结束,我们提倡学生带着小问题进课堂,带着大问题出课堂,把思考和想象带进更广阔的时空。


教师带着“高帽子”走进课堂。所谓“高帽子”就是对学生个性化的欣赏、赞美、激励。人是需要鼓励的,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不是“失败乃成功之母”,而是“成功乃成功之父”。儿童更需要赞美。“你真棒!你的小脑袋里怎么有这么多点子呢!”“你好厉害呀!你的想法老师都没有想到啊!”“让我看看你的脑袋,是用什么材料造出来的,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想法呀!”这一句句充满真情的激励话,就像一个个魔法把学生的思维点燃成熊熊大火。


让活动充满“魔场”。北小的孩子是幸福的,生活在北小就如生活在七彩斑斓的童话世界之中。


北小“六一”儿童节系列活动曾在教育界引起广泛关注,我们曾带孩子们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北小专场文艺演出,曾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北小娃娃专场书画展,曾在白马公园举办“北小娃娃人人都是小明星”专场嘉年华活动……我们的“元旦”系列活动让孩子激情神往:淘宝节、中国年、创意花灯、星光大道……


每一个孩子都是北小令人关注的小主人,是教师心中永远的“小太阳”。


    呵呵,看到这里,你可别以为北小就是孩子的娱乐场呃。北小可是素质教育的坚定践行者,北小的孩子全面发展、充满后劲,深受各知名中学的欢迎。在各层次的教学质量调研中一直名列前茅,是南京素质教育的窗口示范学校。

朱老师的童心

老师的童心


孙双金


我一直认为:永葆童心是做老师的最高境界。


童心的老师懂儿童。懂儿童的天性、懂儿童的灵性,懂儿童的慧性。


童心的老师爱儿童。建立在懂儿童基础上的爱是真爱,这样的爱,儿童喜欢,儿童悦纳,儿童笑迎。


童心的老师疼儿童。他(她)知道儿童需要什么,儿童排斥什么,儿童讨厌什么。儿童的需要是他(她)心中永远的牵挂。


朱萍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富有童心,富有境界的好老师。


 



老师特别爱笑。


你去问老师教过的学生:“你们最喜欢老师的什么?”十有八九孩子们会回答:“我们最喜欢老师的笑脸。”


是的,不管什么时候,你总能看到老师的笑脸:


课堂上,老师仿佛是阳光下一株挺拔的向日葵。她那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温暖了孩子们的心田。“同学们,这个问题你明白了吗?”老师的脸微笑,美丽的杏眼闪闪发亮,一弯笑眉朝向孩子,孩子也情不自禁地咯咯笑了起来。


走廊上,老师笑意盈盈面对每个孩子。孩子们追逐哄闹了,老师走上前,笑着对孩子说:“同学,走道太窄了,追逐打闹容易出事故,慢慢走,别哄闹。”孩子看到她的笑脸,一下子放慢了脚步。


办公室里,老师笑对每一们同事。有老师问:“老师,为什么你整天乐呵呵的,难道没有烦恼的时候吗?”老师呵呵一乐:“怎么可能没烦恼呢?但我只要一看到孩子们可爱的脸庞,活泼的身影,我的烦恼烟消云散了。我可能就是天生的孩子王吧。”


童心是一剂不老药,你看朱萍,工作16年了,可乍一看,仍然把她当二十多岁的姑娘:中等个子,身材匀称,脸庞白里透红,杏眼闪闪发亮,黄褐色的头发披在脑后,显得那么清纯、自然、大方。快乐满足的神情写满在她笑容可掬的脸上。


噢,有童心的老师长不大,有童心的老师不会老啊!


 



老师爱痴迷。


她痴迷儿童文学,如果你跟她聊儿童文学,聊儿童,她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她马上滔滔不绝地说开了:


——“我喜欢《万花筒》中叫安绍尼的小男孩,住在爸爸称为“地球的眼睛”的一个美丽的小村庄里。他敏感、丰富,拥有很多幻想,在家乡的每一个极平常的人,每一件极平常的事中,他都能发现生活的美好。那是因为他拥有了那一双能发现这一切的眼睛!”


——“在我随身携带的小小本子里,记录着孩子们不经意间颇有灵感的话语:办公室电脑里设置了专门储存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卡通人物形象的文件夹;长期搜集,记录孩子们热衷的奇幻影片,故事……


——“在我任教的班级,墙壁上‘温馨提示’的小栏目总是布置得浪漫、甜蜜。在那里,我会温柔地提醒,这个月,班级有哪些孩子将要过生日了,记得送上真诚的祝福。”


痴迷儿童,痴迷儿童文学,让朱萍对儿童有了独特的发现。


她发现儿童的天性是活泼的、游戏的,于是她走进儿童生活,与儿童一起快乐玩耍。


她发现儿童的天性是梦幻的、想象的,于是她走进儿童的生活,和儿童的想象一起飞翔。


她发现儿童的天性是好奇的、求新的、爱美的,于是她走进儿童的生活,搜寻儿童感兴趣的话题。


走进儿童,让老师习作充满无穷的魅力。于是《森林超市招聘会》在省首届小学作文研讨会上展示;《假如我是……》在全国小学作文课堂教学大赛捧回了一等奖桂冠;《聊聊发型》博得了孩子们一阵又一阵的笑声。


痴迷的人简单,痴迷的人执着,痴迷的人纯洁,痴迷的人可爱。老师就是这样痴迷儿童世界的纯粹的人。


 



老师爱探索。


爱探索是孩子的天性,也是老师的特性。她说:“今天的童年和昨天的童年已经有了非常多的不一样,急速改变的价值观和社会现象,铺天盖地的信息资源和丰厚的物质条件……这是今天的童年所面对的一切。……唯有成为波迪,才可能真正找到走进童心的路,才可能真正拥有通往今天童年的那一张邮票。”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彩色电视走进千家万户时,她投入了TV作文教学研究。《拔牙》、《挂在树上的钥匙》、《小鸡出壳》等一系列作文TV课堂引起同行们极大的兴趣,带给大家诸多的启迪与思考。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她又率先尝试网络作文教学,把社会调查与网络搜索,互动结合起来,把作文教学与综合实践活动统一起来,引导学生把视角,从课堂,校园伸向自然和社会,由现实世界伸向虚拟时空。


《水污染的调查与研究》亮相“南京首届城域网络环境下的作文教学观摩会”,立赢得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


进入21世纪,朱萍老师又把研究的视角伸向了绘本作文研究。于是在第六届“江浙沪”三省市小语教学观摩活动中,她推出了《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獾的礼物》、《记忆的瓶子》激起了学生写作的极大热情。正因为老师有扎实的教学实践与深入的理性思辨,在2010年“华夏杯”教海探航征文中,她的《绘本作文:创生“第三故事”的密码》一举夺得一等奖的殊荣。


探索是从已知世界走向未知世界。探索的路程艰辛,探索的道路曲折,探索的付出只有心知。可探索中有收获,探索中甘甜,探索中有柳暗花明的惊喜。探索给朱老师带来了快乐,带来了动力,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奇。探索也一直擦亮了她的童心。


慕朱老师的童心,惊讶老师的童心,也祝福她永葆童心,痴心不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孙双金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一句出自《红楼梦》第七十回,宝钗的《临江仙柳絮》一词,本意是赞扬柳絮,劝他人别笑它无根无底,也别笑它轻微,兴许它还会被一阵好风送上青云之间呢。当我想写一篇自己成长途中得到众多“贵人”相助的文章时,这句词不由自主地跳入我的脑海。在我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词句表达我心中感恩的情思之前,且让我用它倾诉发自心灵的感悟,感动和感激吧。我是一颗散落在田野的种子,汲取大地的灵气,凭借众多高人,恩人,贵人的帮助,让我一路走来,一路飞,飞向生命的辉煌……


朱家珑:助我走向全国大舞台


“第一次和孙双金老师见面,是1987年下半年的一天。那天上午,我在丹师附小调研,正好和孙双金老师坐在一起,我们闲聊起小学语文教学,老师侃侃而谈。望看这位既有才气,又有思想的年轻人,   我情不自禁地问:


“今年多大了?”


26岁”。


“谈朋友了吗?”


“没有”。


“为什么?”                  


他沉思片刻,笑着问我:


“你看过《清高》这部小说吗?小说的主人公惆怅尴尬的心情,我有同感。’


当时我端详眼前年轻人:精神充实,眉宇间透着英气。一股莫名的无奈不禁涌上了我的心头。我说了几句勉励的话,结束了这次不算短暂的聊天。”


——上面段话摘自朱家珑先生为我的第一部专著《孙双金语文艺术》写的序言《机遇垂青时刻准备着的人》。读着先生的文章,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那难忘的时刻。


那一次机缘之谈,我给先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回到单位,始终觉得有一件事搁不下来。”朱家珑语)是什么事呢?是先生心中的一份愿望:如何给众多像我这样青年教师提供舞台,脱颖而出。转眼到了1988年,由先生亲自拟就的一份“关于举办全省青年教师优秀评选活动的通知”,以江苏省普教局的名义发往全省各地。参加这次评选的老师,必须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从学校到片上(或乡镇),到县里,再到市里,最后才有资格参加全省的比赛。我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从学校到县里再到市里,我一路过关斩将,拨得头筹,挤进了江苏省的大赛。


记得198812月,在猎猎的寒风中,我独自一人到江苏仪征化纤公司报到参赛。我抽签执教的课文是课外读物,著名儿童作家严文井的童话《小溪流的歌》。那晚我备了整整一夜的课,一夜未眠,为了提神,我吃了两支“人参蜂皇浆”。第二天一早,我提着黑板去教室做课前准备,恰巧碰到了先生。他关切地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


我说:“一夜未眠,通宵达旦准备课。”


他一听,一脸着急:“没有休息好,怎么有精神上好课呢?”


我安慰他:“没关系,我年轻,扛得住,有精神!”


一天6位选手比赛,上午第一节就是我的课。课上,我精神十足,神采飞扬。一天赛课下来,我没有丝毫倦意,还认真倾听了同年段其它5位选手的课。晚上,《江苏教育》编辑许元新先生告诉我第2天代表获奖选手上展示课。展示课大获成功。先生在《江苏教育》封面上用下面一段话对我的课堂教学作了高度赞赏:“孙双金老师在讲台前风度翩翩,光彩照人。他出众的才华,缜密的思维以及和学生之间特有的默契,把教学活动引入了艺术的殿堂。”


到了1989年,全国小语会举办全国首届中青年阅读教学大赛,要求每省选拔一名选手,代表全省最高水平参加全国比赛。我有幸收到省教研室的通知,要我代表江苏参赛。参赛前夕,先生和袁浩先生叫我到北京东路小学上赛前练兵课,并请来斯霞老师,陈树民等省内众多专家为我出谋划策。到了10月下旬,先生又亲自陪同我坐火车赴四川成都比赛。在全国大赛上,我执教《白扬》一课获得一等奖的佳绩,为江苏赢得了荣誉。大赛归来,先生又亲自撰写报告给教研室领导,在报告中,先生写道:“在21世纪初,江苏应该有几位、十几位、几十位像孙双金这样优秀的教师所形成的群体,江苏未来的小学语文教改将由他们引领和支撑;在这队伍中,将会出现江苏未来的斯霞、李吉林式的优秀教师。”


每每回想起这段往事,我内心对先生充满了感激。我,一个县城的小老师,如果没有遇到像先生伯乐式的好前辈,我怎能有机会走向市、省、全国的大舞台呢?和我在省里同台竞技的有斯霞的弟子,李吉林的弟子。斯老师、老师可是那届大赛评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啊!我一无背景,二无后台,凭什么把首届全国大赛的名额让给我呢?我想,那一定是先生公平无私的胸怀,秉公选能的境界和爱才惜才的人格情怀。我和朱先生仅仅靠1987年的一面之交,先生就一直关注我,提携我,支持我,这样的“君子之交”,这样的仁德魅力一直让我感佩不已,铭记终身。


今天,先生早已退居二线,但先生退而不休,由他担纲主编的江苏版小学语文教材享誉大江南北,兴盛期全国有25个省使用苏教版教材。先生用他“刘备般”仁德凝聚江苏小语界精英,让江苏小学语文教改始终走在全国前列。


德高望重啊!先生用高尚之德提携后生,用宽厚之德凝聚人心,用海纳百川之德感召我们后来之人。


杨九俊:荐我走上省会大都市


1998年年底前,我到江苏省教育厅办事。我刚走进基教处杨九俊处长的办公室,只听杨处长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介绍说:“这就是我给你们介绍的孙双金老师。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三人见我进来有事,就起身告辞了。其中一人走出门外,又返身走进办公室,对我说:“你到走廊来一下。”我随他来到走廊,他轻声对我说:“欢迎你到玄武区来。”我连忙说:“我有机会一定到玄武区来学习。”他笑着说:“不是请你来学习,而是请你到玄武来工作。给你我的号码,你晚上给我电话,详情我们电话中谈。”说完他们三人就走了。


我走进杨处长的办公室,杨处长给我泡了茶,告诉我:“刚走的三人是玄武区教育局局长、书记和副局长。他们要我推荐校长到玄武区工作,我推荐了你。你有空和刘水局长联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晚上回到丹阳,吃过晚饭后我拨通了刘水局长的电话。刘局长在电话热情地邀我到南京玄武区一所名校去当校长。刘局长叫我最好尽快向丹阳教育局汇报,争取年后就调到南京上班。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马上临近放寒假了,异地调动工作这样的大事给我回旋的时间太紧了。是调走?还是继续留在丹阳?这件事让我和妻子矛盾了很长时间。丹阳,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每一步进步和成长都离不开家乡领导的关心和帮助。我忘不了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张新坤老师、王杰老师、王松盛老师在手把手上给我业务上悉心的指导;我忘不了徐柏林局长为了给我创设良好的工作环境,大刀阔斧地调整了学校校级领导班子;我忘不了沈华方局长在我成长岗位和荣誉上给予的实质性提携。可是,毕竟省会城市优越的条件对我有深深的吸引力。南京,是六朝古都,荟萃了众多高校和研究院所的专家学者;南京,是江苏文化教育中心,省会所在地,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省内无地可比;南京,有一流的中学和大学,为了女儿读书的前途,我不得不好好掂量啊!在关键时刻,杨处长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勇气:“如果说丹阳给了你好的平台话,那你完成了第一台阶的跨跃。南京大舞台将成你人生第二第三个大舞台,它必将助你走向更为广阔的世界”。


在杨处长的鼓励下,在刘水局长多次真诚的邀请下,好事多磨,直到2003年暑假,我才顺利调到玄武区北京东路小学任校长。


我的前任校长是江苏省名校长、省小语会会长袁浩先生。袁校长是我的师傅,早在1989年赴全国赛课前夕得到袁校长的指导,今天又调到北小任职,真是天生有缘啊!北小是全国名校,江苏的示范窗口学校。如果说朱家珑先生让我在语文教学从小县城走向全国大舞台的话,那杨处长和刘水局长则让我从县城学校校长岗位走向省城一流学校校长的岗位。


仿佛是命中有缘,2009年底,江苏省教育厅选拔首批“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我有幸入选,并担任全省小学校长组的组长,而杨九俊院长(已调任江苏省教科院副院长)则担任我们导师组的组长。杨院长对我们培养对象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常常对我们说:“安静下心来读书,不要浮躁,不要功利,争取在5年时间多读些书,丰富自己,滋润自己,提升自己。”在办学思想和办学特色上,他告诫我们:“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一定要办出自己的个性和特色。”最让我感动是杨院长在09年生了一场重病,但他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战胜病魔的侵袭。到09年年底,江苏省政府和教育厅在南京东郊宾馆举持“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成立大会。杨院长支撑着没有痊愈的病体来到大会。我第一眼看到他,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体前倾,腰疼得站不直身子。我们都为先生的身子担心。可他仍坚持参加大会,坚持参加我们小组讨论会。看着先生苍白的面孔,听着先生轻微但坚定的话语,我们都在内心为先生祈愿:多多保重,早日康复!


今天,先生已完全康复,又充满活力地奔忙在全国教育的舞台。我从心里为先生高兴。先生之于我的思情难于言表,今日先生正引导我走向“人民教育家”的光辉大道。


成尚荣:给我学术的力量


“优秀教师,名教师应该有自己鲜明的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教学主张,教学风格的形成使他们站立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可以这样判断:大凡成功的,有影响的教师一般都有自己鲜明的、独特的、坚定的教育主张。”这是成尚荣先生经常对我勉励的话语,也成了我一直往前走的强大精神力量。


说实话,我对先生是比较敬畏的。先生儒雅、睿智、博学,常常令我高山仰止,欲亲近之,求教之。但先生深刻,语言一针见血,让我又畏惧三份,不敢亲近。我早在1988年参加江苏省青年教师阅读教学比赛时就认识了作为评委的他,以前我对先生是远观,敬而远之。直到我调入南京北京东路小学之后,先生有了近距离的接触,慢慢地我才感到先生是那样温暖,这正切合了子夏对君子的一番评论:“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2003年,我调到南京工作后,我正处在形成自己教学思想的萌芽中。我当时比较矛盾:因为自己工作已经22年,理应形成独特的教学风格和教学思想,但刚刚调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如果马上提出自己的教学思想,会不会招之别人的非议。在我彷徨之际,是成先生走近我的身边,鼓励我要有自己的主张,要有自己的声音。我清楚地记得,我试教《二泉映月》一课,成先生和一批“情智语文”的同盟者一起听了我的试教,就“情智语文”做了首次论坛研讨。那时,我校高年级还在南京47中学临时过渡,条件十分简陋,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几个大字仿佛仍在我眼前:“情智语文首届论坛”。成先生听了我的试教后给予高度评价,并就“情智语文”的提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情感:儿童发展,儿童语文学习的内在本质力量;智慧:开启儿童发展,儿童语文学习的心智之门;情智共生:儿童生命生长的深度自然与内在节律。


到了2006年,《中国教育报》资深记者李建平女士对我的教学艺术作了6次连载报导,第7篇压轴文章由成先生执笔。先生写了一篇题为《独特教学风格源于文化底蕴》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达了三个鲜明的观点:其一,教学艺术,在教育主张中生成与生长;其二,情智:语文教学内在生成和支撑的力量;其三,情智语文:语文本位的坚持与突破。先生在文章中面对有的质疑和担心,坚定地支持着:“情智语文会不会是语文性质的异化?会不会是语文内涵的窄化?如此提醒是有益的,但又不必担忧的。我以为提出情智语文,正是对语文课程本质和内涵的深刻认识和深度开发。可以说,语文中的情,语文中的智,揭示了语文的本质特征。无情无智的语文不是好语文,甚至不是语文。情与智的结合,实质上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结合的具体化、个性化。孙双金正是从这一教育主张寻求着语文教学的艺术、风格,寻求着语文的个性,寻求着语文教学的突破。”先生作为学者与智者对我的肯定,把“情智语文”推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2000 4月,《语文世界》对我做一专题报导,其中有一篇文章由一位专家对我语文教育作学术性和理论性的阐述。主编说,所请之人应对我的语文教育思想比较了解,有高度的学术素养,文笔好。对这一人选我们不约而同又想到成先生。但先生很忙,我不好意思打扰他。叶水涛主编主动和成先生取得联系,成先生又一口答应了下来。几天后,我拿到了成先生《孙双金的语文世界》手稿。成先成从三个方面对我的语文世界作了系统阐述:一、“13岁以前的语文”:重构小学语文教学体系,让学生拥有当下语文生活的幸福,而且拥有未来美好的人生。二、“情智语文”:重构课文课堂教学,在童年语文世界里,让儿童情智互动共生,拥有发展的本领和智慧。三、爬山与登峰:孙双金为儿童进入语文世界铺设了道路。在文章末尾,成先生深情地说:“孙双金既是语文世界的建构者,又是孩子们进入语文世界的引路人。孙双金的语文世界精彩啊!”


其实,先生何尝不是我的语文探索之路的引路人呢?在我彷徨时,他鼓励我;在我困惑时,他点拨我;在我退缩时,他引导我;在我稍有成绩时,他又鞭策我。先生不愧为我人生和事业道路上的精神导师与人格榜样。我为能得到先生的指导而幸福!


我常常在返顾走过的路程时感叹:我这么一路走来,得到多少人的无私帮助,是他们让我这颗原野上的种子发芽、抽穗、开花、结果。我要感恩的人太多太多,我想到我刚起步时的老校长朱立人、蒋敞先生,想到一直给我手把手指导的丹阳师范学校王松盛老师,他们虽然已永远地离我而去了,但他们精神和品格已深深浸入了我的血脉和灵魂,随我和语文教育一路同行,走向灿烂的明天……

教育最应该给孩子什么

教育最应该给孩子什么


孙双金


2009年暑假,家乡的同学给我打来电话,邀我参加高中同学毕业30年纪念聚会。我欣然答应,能够和30年前的中学同学会面,畅叙多年的情谊,那该是多么快乐的事呀!可筹备会议的同学会长还布置我一个任务,要我代表同学在会上讲话,讲讲同学情谊以及几十年人生的感情。几番推辞,不能如愿,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驱车去家乡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讲什么内容呢?我已从教28年了,作为一名教育人,面对为人父母的同学和两鬓斑白的师长,我该讲些什么才能对人家有所启示呢?考虑再三,我决定谈谈自己的人生感悟,谈谈教育最应该给孩子什么东西。


在同学老师热烈的掌声中,我做了《梦想牵引我的人生》的主旨发言。我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学生时代,我的唯一梦想就是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师范毕业走上教师岗位,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做最好的自己。后来一路过关斩将,从学校、县里、市里一路赛课到省里、全国勇夺头冠。全国赛课得奖归来,我的梦想是做一名特级教师。评上特级之后,我又不甘心做一名普通的特级,要做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今天成为全国闻名的特级教师,教育行政部门又在把我们引领走上做人民教育家的征程。回想自己的人生路程,我最大的体悟是:梦想牵引我的人生。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总结28年教育的感悟,那就是:教育最应该给孩子的是梦想和志向!


有人要问,教育不是给孩子传授知识的吗?是的,但在知识爆炸的年代你传授得穷尽嘛?有人又问,教育不是给孩子培养能力的吗?是的,但当孩子没有人生志向时,你该培养他什么能力呢?如果我们在孩子的心中播下人生的梦想或志向,为了他的梦想,他会主动地追求知识,积极地培养技能,他的人生定能灿烂而辉煌。


古往今来,多少伟人、名人早已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可今天恰恰在追求知识的洪流中遮蔽了这最宝贵的东西。


孔子说:“吾十有五有志于学”,正因为他少年时代就立志于建立学术和学派,因此,他“三十而立”设立“孔子学院”,收徒传教,编书立说,成为万世师表。


两千年前孔夫子,两千年后陶行知。陶行知在26岁时,写下了《第一流的教育教家》这样气贯长虹的伟文,写下“敢探未发明的新理”,“敢入未开化的边疆”,“在教育界,有胆量创造的人,那是创造的教育家;有胆量开辟的人,那是开辟的教育家,都是第一流的人物”这样的宏愿。有志者,事竟成啊!先生果真成了这样“第一流的教育家”。


毛泽东在32岁时写下“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粪土当年万户侯”“恰同学年少,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昂文字”这样充满青春激情和昂扬精神的诗词。“诗言志”啊,从主席磅礴的诗词中,我们不读出了他凌云的壮志和伟人的抱负吗?


可是当我们面对当下的教育时,我们看的是什么呢?我们的教师和学生都成了知识的奴役了,都成了在题海中沉浮的蚁蛾了!这是多么可悲可叹的现实呀!怀特海说:“在教育史上,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学校在一个时代才气横溢,而在后续的一个时代却只显示着学究习气和墨守成规。”而我们今天恰恰就充满了“学究习气和墨守成规”。他还说:“每一次曾经引起人类巨大震动的思想革命,就是对无活力的概念的一次激情的反抗”。


让我们多一些勇气反抗“无活力的概念”教学,呼唤人生的梦想和志向教育吧!

多的迷惑

“多”的迷惑


孙双金


 


这是我经历的真实的故事。


有一天,朋友们聚会,在饭桌上认识一位新朋友,姓郑。彼此熟悉之后,他问我:


“孙校长,我向您请教一位问题:我儿子厌学了怎么办?”


“您儿子多大了?”我询问道。


“我儿子上幼儿园。”


“什么?上幼儿园就厌学了?怎么会呢?”我无比惊讶。我听说过上中学厌学的,也听说过上小学厌学的,但我从没听说上幼儿园就厌学的。


朋友不好意思笑了笑,说:“是这样的,我儿子上了幼儿园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十分关心,纷纷给孩子报兴趣班。周一爷爷报了书法班,周二奶奶报画画班,周三外公报数学班,周四外婆报故事班,周五妈妈报了唱歌班,周六我给孩子报了钢琴班。一年多下来孩子不想上学了,您给我们出出主意看。”


听了朋友的话,我内心一阵感慨:啊,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父母!可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看着朋友真诚的脸,看着朋友渴求的目光,我不能回避。我说:“我提个建议,供你们参考。我建议你马上把孩子6个兴趣班的学习全部停掉。等过几个月或半年之后,孩子想上哪个兴趣班了,再给他报自己感兴趣的班级。前面报的6个兴趣班不是孩子的兴趣,而是你们的兴趣。应该让孩子上他自己的兴趣班,并且兴趣班不宜太多。我送你老子的一句话:“少则得,多则惑。”


事后我了解到,孩子的爷爷还是南京中心城区的老局长。这个事例太具代表性了。现代城市父母都想让孩子从小多学些知识和本领,生怕输在起跑线上。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心可以理解,但学习并非多多益善,有时恰恰相反。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一文中指出:“使青年人发展批判的独门思考,对于有价值的教育也是生命攸关的,由于太多和太杂的学科造成青年人的过重负担,大大地危害了这种独立思考的发展。负担过重必导致肤浅,教育应当使所提供的东西让学生作为一种贵重的礼物来领受,而不是作为一种艰苦的任务要他去负担。”


“负担过重必然导致肤浅!”爱公的话语振聋发聩,值得我们好好反思啊!它和2500多年前老子“少则得,多则惑”的话异曲同工,充满哲思:


负担过重必然扼杀学生的学习兴趣!


负担过重必然导致学生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负担过重必然占有学生自由的时间,没有闲暇就没有创造力,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负担过重必然让学生处于疲惫应付的状态,导致学生厌学怕学。


……


当代教育对人的诱惑太多,当代社会对人的诱惑更多。真可谓是“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但我们教育工作要谨记“少则得,多则惑”的古训,懂得“舍得”的哲理,舍去那些无益的,才能真正得到有益的教育真谛,人生大道。

印象管建刚

印象管建刚


 


孙双金


 



认识管建刚有些偶然。


我妻子是市教师培训中心的老师,每年暑假都要组织全市骨干教师培训。有一天她问我:“你认识管建刚吗?”我说:“不认识。”她说:“听说管建刚作文教学很有一套,我想把管建刚请来给南京的骨干教师讲一讲。过两天我请他一家吃饭,你也一起参加吧。”管建刚何许人也,他作文教学有什么一套呢?我正好见识见识,我答应了妻子的邀请。


过了几天,我们在北京东路上的一家酒家招待了管建刚一家人。因为正好暑假期间,他把妻子女儿一起带来南京玩玩。当时印象好像他女儿上初中。第一眼看到管建刚,中等身材,肩宽,眼睛稍稍凹陷,时儿闪出光芒,不说话时,嘴巴抿着,看上去像朴实的农村青年。他妻子也十分朴素,是那种温柔贤惠型。这是幸福的一家子,这是我第一眼的直觉。


我妻子是主人,她很热情地招待老师一家,介绍南京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告诉老师爱人如何走旅游线路比较省时合算。因为刚刚认识,话匣子没有打开,老师显得沉默寡言,桌上气氛有些冷清。可当谈到工作经历语文教育,作文教育,老师的眼睛亮起来了。他告诉我,他一年大病,二年养病,三年经商,八年村小。1998年才安心做老师,他家七代务农,八面天书,九九寒冬,十年板凳。1998年发表第一块“豆腐干”,以后就一发不可收了。看看眼睛亮亮的管建刚,看看侃侃而谈的管建刚,看看农村青年一般朴素的管建刚,我心里在琢磨:这小伙子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年工作中取得如此大的成效?为什么他心中有这么多点子?他的作文教学革命真的那么神奇吗?我心存疑惑,内心有好多“为什么”等着我去慢慢解开。


 



也许和管建刚有缘吧。


2008年我参加江苏省特级教师评审,我是评审组副组长,组长是高校校长担任,因为组长对小学语文学科不了解,因此,基本上我在主持语文学科特级教师评审。在参评人员中,我发现了管建刚的名字。因为有了前面的认识,我特别仔细地阅读了老师的送审材料。看到老师充实的申报材料,我知道通过评审应该不成问题,我为老师高兴。评委休息期间,我对其他评委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本次通过的语文特级教师,我特别看好管建刚老师,他是一位能走得很远的老师。有些通过的特级教师恐怕我们一辈子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2009年暑假,《江苏教育》编辑部要给历年来在“教海探航”中获一等奖的教师论文出一本专辑,邀我为几位教师的获奖论文做点评。编辑部随机给了我四个人的论文,巧得很,其中就是管建刚老师的《打造一个永不消逝的童年》。我首先选择管老师的论文拜读,我一口气把论文读完,管老师的论文像叙事散文、流畅,充满故事味,吸引着读者一气呵成。读完论文,我有酣畅淋漓之感,提起笔也一气呵成写下了下面的点评文字:


我喜欢管建刚这个人。


我喜欢读管建刚这篇文章。


俗话说,文如其人,见文如见人。


读着老师的文章节,我见到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一)           这是一个有梦想的人


“很想回过头去看看童年时的我是怎么样的。


想看看我和伙伴间发生了哪些有趣的陈年往事。


想知道那个年龄我们都在想什么、做什么、牵挂什么。


……


我为这诗意的梦想汹涌澎湃。”


梦想,多么美妙的字眼!童年时,梦想充盈着我们的心胸。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幻想自己有一个宝葫芦,唤它什么它就变出什么。啊!多神奇,多迷人,多幸福啊!可是,我们长大成人了,我们读书明量了,我们世故圆熟了。可是,我们的梦想丢失了,我们的心灵被物质充实了,我们再也没有为之神往的美梦了!


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你能期望他有追求?


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何期望他人生多灿烂?


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你期望他教育有激情?


拾回来吧,丢失的梦想!


从自己的内心生长起吧,久违的梦想!


梦想牵引着我们人生走向灿烂的明天。


这就是老师获奖的密码之一——有梦想啊!


(二)           这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让梦想变成现实的秘诀是什么?是智慧。


管建刚是一个智慧的人。请看——


“从梦想走向构建,最佳途径是能与教育研究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把梦想转化为现实的过程,正是一次教学研究的过程。”


“我想到了文字,且让文字留住童年。顺着这个念头,我想到作文——作文教学——作文教学研究。寻找一种组合把这些结合起来,该多好!于是我开始策划——”


如何把梦想化为现实,在实践寻找切入口,结合点是需要智慧的。老师善想、会想,他想到教学研究,他想到了传统学生作文训练没有读者的孤独,想到了通过文字记录童年的点子,想到了运用周报、周记切合学生载体,想到了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的至理名言。


可是小学生是五分钟热度,热乎劲儿一会儿就过去了,怎么办?遇到了问题,需要的仍然是智慧!


于是“发纪念卡”,“评等没奖”,“设最高奖”一个个登堂入室。


可是优等生频频亮相,中差生怎么办?


于是“化整为零”,“适度倾斜”,“强劲推出”一个个金点子闪闪发光。


可是小学生思想处在成长期,观点良萎不齐,怎么办?篇篇现实生活,雷同乏味,怎么办?


于是“观点争鸣“,“回音壁廊”,“自由来稿”,“诗芽初步”栏目应运而生。


这一个个栏目,一个个点子是什么?是教师的智慧,是教师对孩子,对童年,对教育的痴情大爱呀!没有大爱、没有痴情、没有执着哪来智慧啊!


用心搞教育,用爱搞教育,用情搞教育,才能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


有智慧——这是老师获奖的第二个密码。


(三)这是一个有毅力的人


有梦想的人大约是人群三分之一,有智慧的人大约占人群十分之一,而有毅力的大约占人群百分之一了吧,老师就是这了不起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才了。


毛泽东早就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我说:“一个有梦想,有智慧的人并不难找,难找的是一个既有梦想,智慧,又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强大毅力的人,老师的可贵之处就在这里。


你看,“整整两年,一本周记,一份周报,一段少年时光。”“一个孩子说,老师,要是许多年后丢失了,怎么办?你就到老师这儿来吧。  老师会为你们守住童年。我说。”


2005年出版《魔法作文营》,2006年出版《不做教书匠》,2007年出版《我的作文教学革命》……


“今天是国庆节,我正看着窗外的阳光,写着自己的文章。我在磨练我自己的心志和定力!”——这是国庆假期,芸芸众生享受假日休闲时光管建刚发给我的手机信息。


好了,不说了。管建刚之所以成为管建刚,管建刚论文之所以获一等奖第一名,你大概知晓秘密了吧!


欲评其文,先品其人。有其人,才有其文。文章不过是人的思想情感、实践、体悟的自然流淌罢了。


 



2010年上半年,江苏省教研室在建湖举办名师名校大型观摩活动,教研室邀请我去阅读观摩课,邀请管建刚去作文观摩课。我和管建刚又一次见面了。


晚上,举办方邀请我们上课老师和专家去休闲山庄去吃晚饭,我不想参加,很快吃过晚饭一人在房间里看电视新闻。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管建刚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老师,你在哪里?我回信:我在206房间,你在哪里?老师回信:我也在房间里,一会到你房间。


一会儿老师来了,我们聊语文,聊作文教学,谈得十分畅快。老师认为作文教学贵在文心,作文就是心灵的倾诉,不存在什么要去特别的观察生活,我们每人天天在生活,何需再去观察生活。他说:“写文章要向内观察,发现自己的心灵。”他为了说明他的观点,说了一句极端的话:“即使把我关入监狱,每天面朝四壁,我仍然可以一年写出一本书来。”


第二天,我特别认真地听老师的作文评改课。因为我是第一次听老师的课。一走上讲台,走进课堂,我发现他的眼睛亮了,闪闪发光,光芒有些逼人。他的作文评改课上得别出心裁,让我眼前一亮。更让我惊讶的是课后管老师的说课。我发现此时的管老师,他身上好像有一股气势,夺人的气势:双眼发光,双目如炬,双微红,气势逼人。老师讲完话后,李亮老师叫我再上去讲几句,我情不自禁地走上台说:“我第一次看到老师,看到的是一位内敛,甚至有些木讷的老师。今天我看老师,他目光炯炯,气势夺人,充满一种魔力般的磁场。为什么前后判若两人呢?因为老师长大了,成熟了,有底气了,有魅力了。他从语文教学上的婴儿成长为语文教学上的巨人。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充满威严,充满力量。这力量来自哪里?来自实践,来自读书,来自思考,来自心灵的创造。愿我们江苏教坛上多出几位管建刚式的好老师。”


老师,我看好你,我期待你更多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