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孙双金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一句出自《红楼梦》第七十回,宝钗的《临江仙柳絮》一词,本意是赞扬柳絮,劝他人别笑它无根无底,也别笑它轻微,兴许它还会被一阵好风送上青云之间呢。当我想写一篇自己成长途中得到众多“贵人”相助的文章时,这句词不由自主地跳入我的脑海。在我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词句表达我心中感恩的情思之前,且让我用它倾诉发自心灵的感悟,感动和感激吧。我是一颗散落在田野的种子,汲取大地的灵气,凭借众多高人,恩人,贵人的帮助,让我一路走来,一路飞,飞向生命的辉煌……


朱家珑:助我走向全国大舞台


“第一次和孙双金老师见面,是1987年下半年的一天。那天上午,我在丹师附小调研,正好和孙双金老师坐在一起,我们闲聊起小学语文教学,老师侃侃而谈。望看这位既有才气,又有思想的年轻人,   我情不自禁地问:


“今年多大了?”


26岁”。


“谈朋友了吗?”


“没有”。


“为什么?”                  


他沉思片刻,笑着问我:


“你看过《清高》这部小说吗?小说的主人公惆怅尴尬的心情,我有同感。’


当时我端详眼前年轻人:精神充实,眉宇间透着英气。一股莫名的无奈不禁涌上了我的心头。我说了几句勉励的话,结束了这次不算短暂的聊天。”


——上面段话摘自朱家珑先生为我的第一部专著《孙双金语文艺术》写的序言《机遇垂青时刻准备着的人》。读着先生的文章,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那难忘的时刻。


那一次机缘之谈,我给先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回到单位,始终觉得有一件事搁不下来。”朱家珑语)是什么事呢?是先生心中的一份愿望:如何给众多像我这样青年教师提供舞台,脱颖而出。转眼到了1988年,由先生亲自拟就的一份“关于举办全省青年教师优秀评选活动的通知”,以江苏省普教局的名义发往全省各地。参加这次评选的老师,必须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从学校到片上(或乡镇),到县里,再到市里,最后才有资格参加全省的比赛。我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从学校到县里再到市里,我一路过关斩将,拨得头筹,挤进了江苏省的大赛。


记得198812月,在猎猎的寒风中,我独自一人到江苏仪征化纤公司报到参赛。我抽签执教的课文是课外读物,著名儿童作家严文井的童话《小溪流的歌》。那晚我备了整整一夜的课,一夜未眠,为了提神,我吃了两支“人参蜂皇浆”。第二天一早,我提着黑板去教室做课前准备,恰巧碰到了先生。他关切地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


我说:“一夜未眠,通宵达旦准备课。”


他一听,一脸着急:“没有休息好,怎么有精神上好课呢?”


我安慰他:“没关系,我年轻,扛得住,有精神!”


一天6位选手比赛,上午第一节就是我的课。课上,我精神十足,神采飞扬。一天赛课下来,我没有丝毫倦意,还认真倾听了同年段其它5位选手的课。晚上,《江苏教育》编辑许元新先生告诉我第2天代表获奖选手上展示课。展示课大获成功。先生在《江苏教育》封面上用下面一段话对我的课堂教学作了高度赞赏:“孙双金老师在讲台前风度翩翩,光彩照人。他出众的才华,缜密的思维以及和学生之间特有的默契,把教学活动引入了艺术的殿堂。”


到了1989年,全国小语会举办全国首届中青年阅读教学大赛,要求每省选拔一名选手,代表全省最高水平参加全国比赛。我有幸收到省教研室的通知,要我代表江苏参赛。参赛前夕,先生和袁浩先生叫我到北京东路小学上赛前练兵课,并请来斯霞老师,陈树民等省内众多专家为我出谋划策。到了10月下旬,先生又亲自陪同我坐火车赴四川成都比赛。在全国大赛上,我执教《白扬》一课获得一等奖的佳绩,为江苏赢得了荣誉。大赛归来,先生又亲自撰写报告给教研室领导,在报告中,先生写道:“在21世纪初,江苏应该有几位、十几位、几十位像孙双金这样优秀的教师所形成的群体,江苏未来的小学语文教改将由他们引领和支撑;在这队伍中,将会出现江苏未来的斯霞、李吉林式的优秀教师。”


每每回想起这段往事,我内心对先生充满了感激。我,一个县城的小老师,如果没有遇到像先生伯乐式的好前辈,我怎能有机会走向市、省、全国的大舞台呢?和我在省里同台竞技的有斯霞的弟子,李吉林的弟子。斯老师、老师可是那届大赛评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啊!我一无背景,二无后台,凭什么把首届全国大赛的名额让给我呢?我想,那一定是先生公平无私的胸怀,秉公选能的境界和爱才惜才的人格情怀。我和朱先生仅仅靠1987年的一面之交,先生就一直关注我,提携我,支持我,这样的“君子之交”,这样的仁德魅力一直让我感佩不已,铭记终身。


今天,先生早已退居二线,但先生退而不休,由他担纲主编的江苏版小学语文教材享誉大江南北,兴盛期全国有25个省使用苏教版教材。先生用他“刘备般”仁德凝聚江苏小语界精英,让江苏小学语文教改始终走在全国前列。


德高望重啊!先生用高尚之德提携后生,用宽厚之德凝聚人心,用海纳百川之德感召我们后来之人。


杨九俊:荐我走上省会大都市


1998年年底前,我到江苏省教育厅办事。我刚走进基教处杨九俊处长的办公室,只听杨处长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介绍说:“这就是我给你们介绍的孙双金老师。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三人见我进来有事,就起身告辞了。其中一人走出门外,又返身走进办公室,对我说:“你到走廊来一下。”我随他来到走廊,他轻声对我说:“欢迎你到玄武区来。”我连忙说:“我有机会一定到玄武区来学习。”他笑着说:“不是请你来学习,而是请你到玄武来工作。给你我的号码,你晚上给我电话,详情我们电话中谈。”说完他们三人就走了。


我走进杨处长的办公室,杨处长给我泡了茶,告诉我:“刚走的三人是玄武区教育局局长、书记和副局长。他们要我推荐校长到玄武区工作,我推荐了你。你有空和刘水局长联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晚上回到丹阳,吃过晚饭后我拨通了刘水局长的电话。刘局长在电话热情地邀我到南京玄武区一所名校去当校长。刘局长叫我最好尽快向丹阳教育局汇报,争取年后就调到南京上班。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马上临近放寒假了,异地调动工作这样的大事给我回旋的时间太紧了。是调走?还是继续留在丹阳?这件事让我和妻子矛盾了很长时间。丹阳,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每一步进步和成长都离不开家乡领导的关心和帮助。我忘不了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张新坤老师、王杰老师、王松盛老师在手把手上给我业务上悉心的指导;我忘不了徐柏林局长为了给我创设良好的工作环境,大刀阔斧地调整了学校校级领导班子;我忘不了沈华方局长在我成长岗位和荣誉上给予的实质性提携。可是,毕竟省会城市优越的条件对我有深深的吸引力。南京,是六朝古都,荟萃了众多高校和研究院所的专家学者;南京,是江苏文化教育中心,省会所在地,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省内无地可比;南京,有一流的中学和大学,为了女儿读书的前途,我不得不好好掂量啊!在关键时刻,杨处长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勇气:“如果说丹阳给了你好的平台话,那你完成了第一台阶的跨跃。南京大舞台将成你人生第二第三个大舞台,它必将助你走向更为广阔的世界”。


在杨处长的鼓励下,在刘水局长多次真诚的邀请下,好事多磨,直到2003年暑假,我才顺利调到玄武区北京东路小学任校长。


我的前任校长是江苏省名校长、省小语会会长袁浩先生。袁校长是我的师傅,早在1989年赴全国赛课前夕得到袁校长的指导,今天又调到北小任职,真是天生有缘啊!北小是全国名校,江苏的示范窗口学校。如果说朱家珑先生让我在语文教学从小县城走向全国大舞台的话,那杨处长和刘水局长则让我从县城学校校长岗位走向省城一流学校校长的岗位。


仿佛是命中有缘,2009年底,江苏省教育厅选拔首批“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我有幸入选,并担任全省小学校长组的组长,而杨九俊院长(已调任江苏省教科院副院长)则担任我们导师组的组长。杨院长对我们培养对象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常常对我们说:“安静下心来读书,不要浮躁,不要功利,争取在5年时间多读些书,丰富自己,滋润自己,提升自己。”在办学思想和办学特色上,他告诫我们:“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一定要办出自己的个性和特色。”最让我感动是杨院长在09年生了一场重病,但他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战胜病魔的侵袭。到09年年底,江苏省政府和教育厅在南京东郊宾馆举持“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成立大会。杨院长支撑着没有痊愈的病体来到大会。我第一眼看到他,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体前倾,腰疼得站不直身子。我们都为先生的身子担心。可他仍坚持参加大会,坚持参加我们小组讨论会。看着先生苍白的面孔,听着先生轻微但坚定的话语,我们都在内心为先生祈愿:多多保重,早日康复!


今天,先生已完全康复,又充满活力地奔忙在全国教育的舞台。我从心里为先生高兴。先生之于我的思情难于言表,今日先生正引导我走向“人民教育家”的光辉大道。


成尚荣:给我学术的力量


“优秀教师,名教师应该有自己鲜明的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教学主张,教学风格的形成使他们站立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可以这样判断:大凡成功的,有影响的教师一般都有自己鲜明的、独特的、坚定的教育主张。”这是成尚荣先生经常对我勉励的话语,也成了我一直往前走的强大精神力量。


说实话,我对先生是比较敬畏的。先生儒雅、睿智、博学,常常令我高山仰止,欲亲近之,求教之。但先生深刻,语言一针见血,让我又畏惧三份,不敢亲近。我早在1988年参加江苏省青年教师阅读教学比赛时就认识了作为评委的他,以前我对先生是远观,敬而远之。直到我调入南京北京东路小学之后,先生有了近距离的接触,慢慢地我才感到先生是那样温暖,这正切合了子夏对君子的一番评论:“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2003年,我调到南京工作后,我正处在形成自己教学思想的萌芽中。我当时比较矛盾:因为自己工作已经22年,理应形成独特的教学风格和教学思想,但刚刚调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如果马上提出自己的教学思想,会不会招之别人的非议。在我彷徨之际,是成先生走近我的身边,鼓励我要有自己的主张,要有自己的声音。我清楚地记得,我试教《二泉映月》一课,成先生和一批“情智语文”的同盟者一起听了我的试教,就“情智语文”做了首次论坛研讨。那时,我校高年级还在南京47中学临时过渡,条件十分简陋,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几个大字仿佛仍在我眼前:“情智语文首届论坛”。成先生听了我的试教后给予高度评价,并就“情智语文”的提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情感:儿童发展,儿童语文学习的内在本质力量;智慧:开启儿童发展,儿童语文学习的心智之门;情智共生:儿童生命生长的深度自然与内在节律。


到了2006年,《中国教育报》资深记者李建平女士对我的教学艺术作了6次连载报导,第7篇压轴文章由成先生执笔。先生写了一篇题为《独特教学风格源于文化底蕴》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达了三个鲜明的观点:其一,教学艺术,在教育主张中生成与生长;其二,情智:语文教学内在生成和支撑的力量;其三,情智语文:语文本位的坚持与突破。先生在文章中面对有的质疑和担心,坚定地支持着:“情智语文会不会是语文性质的异化?会不会是语文内涵的窄化?如此提醒是有益的,但又不必担忧的。我以为提出情智语文,正是对语文课程本质和内涵的深刻认识和深度开发。可以说,语文中的情,语文中的智,揭示了语文的本质特征。无情无智的语文不是好语文,甚至不是语文。情与智的结合,实质上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结合的具体化、个性化。孙双金正是从这一教育主张寻求着语文教学的艺术、风格,寻求着语文的个性,寻求着语文教学的突破。”先生作为学者与智者对我的肯定,把“情智语文”推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2000 4月,《语文世界》对我做一专题报导,其中有一篇文章由一位专家对我语文教育作学术性和理论性的阐述。主编说,所请之人应对我的语文教育思想比较了解,有高度的学术素养,文笔好。对这一人选我们不约而同又想到成先生。但先生很忙,我不好意思打扰他。叶水涛主编主动和成先生取得联系,成先生又一口答应了下来。几天后,我拿到了成先生《孙双金的语文世界》手稿。成先成从三个方面对我的语文世界作了系统阐述:一、“13岁以前的语文”:重构小学语文教学体系,让学生拥有当下语文生活的幸福,而且拥有未来美好的人生。二、“情智语文”:重构课文课堂教学,在童年语文世界里,让儿童情智互动共生,拥有发展的本领和智慧。三、爬山与登峰:孙双金为儿童进入语文世界铺设了道路。在文章末尾,成先生深情地说:“孙双金既是语文世界的建构者,又是孩子们进入语文世界的引路人。孙双金的语文世界精彩啊!”


其实,先生何尝不是我的语文探索之路的引路人呢?在我彷徨时,他鼓励我;在我困惑时,他点拨我;在我退缩时,他引导我;在我稍有成绩时,他又鞭策我。先生不愧为我人生和事业道路上的精神导师与人格榜样。我为能得到先生的指导而幸福!


我常常在返顾走过的路程时感叹:我这么一路走来,得到多少人的无私帮助,是他们让我这颗原野上的种子发芽、抽穗、开花、结果。我要感恩的人太多太多,我想到我刚起步时的老校长朱立人、蒋敞先生,想到一直给我手把手指导的丹阳师范学校王松盛老师,他们虽然已永远地离我而去了,但他们精神和品格已深深浸入了我的血脉和灵魂,随我和语文教育一路同行,走向灿烂的明天……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有6个想法

  1. 总想得到先生的帮助,也知道先生的繁忙,因此只能看看先生的书,先生的课堂实录。你的课,你的为人实在是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再次看到您的文章,便又再次感受到先生的儒雅、谦和的风范。

  2. 孙老师,您好!基本上每周都有几次会打开您的博客,我都很期待的去发现您博客的更新!我是一名小学的数学老师,但我相信教育无专业之分,教育本是相通的,每次看了您的博客后我都心潮澎湃。让我更加坚定我走的这条路是对的,我会更加坚定继续热爱我的教育事业!谢谢您!

  3. 虽有好风,却不借力,也是难上青云的。孙老师今天教学成果丰硕,不仅是借了好风的力,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个人受得“风吹之苦”,勤奋进取的结果。

发表评论